亚搏手机app-画张画儿送爸妈丨战“疫”中的铁路人

画张画儿送爸妈丨战“疫”中的铁路人

2020-02-28 12:44:08
来源:
作者:王诗尧
责任编辑:王诗尧
2020年02月28日 12:44 来源:中国铁路微信公众号

  画张画儿送爸妈丨战“疫”中的铁路人

  父母是孩子的榜样

  孩子是父母的影子

  面对疫情他们是勇猛的“战士”

  在孩子眼中他们是无所不能的英雄

  我的妈妈上电视啦

  我是轩轩,今年11岁,我妈妈是北京西站036爱心候车室的一员。我在《新闻联播》上看到妈妈了,妈妈可真厉害,我为她骄傲。妈妈说,因为现在病毒很厉害,大家都不出门,旅客也少了。但是她的工作标准却没有降低,她要把候车室收拾干净,消好毒,让旅客候车的时候更放心。

  还记得去年暑假,我跟着妈妈去单位做志愿者。妈妈看到一位老人,背着大包,身边也没有人陪伴,就过去帮忙。她帮老人把包拿下来,让他慢慢坐上轮椅。妈妈那瘦小的身体背着大包,身体慢慢向前倾斜,她走路时迈着微小的步伐,快速向前走,额头上还沁出汗珠。妈妈就像一颗星星,把温暖的光洒向需要她的人。

  我觉得妈妈是一个坚强勇敢的人,什么事也不怕,这次的病毒也不怕,她始终用乐观向上的精神去生活,去工作。我为妈妈感到自豪,她是我心中的英雄,就像我在画里画的那样。

  “铁将军”大战“病毒怪”

  潘剑是昆明客运段八车队宁波一组的列车长,在疫情发生初期,他主动请缨,大年初二就踏上了工作岗位。由于部分班组接触过发热旅客需要隔离观察,潘剑正班出乘回来,又申请替班补员,40天来只见过女儿两次。

  9岁的女儿辰辰问他:“爸爸,老师现在都让我们乖乖待在家,你们为啥还出去?”

  “宝贝,病毒来了不可怕,可怕的是我们不去反抗它。你看,医生和护士们穿的白大褂,爸爸和同事们穿的蓝制服,都是将军的战袍,我们努力把病毒这个怪兽打跑,你相信爸爸吗?”潘剑形象地向孩子打比方。

  “我相信!”辰辰频频点头,握紧小拳头给潘剑加油,“爸爸加油,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!”

  2月20日晚上,潘剑值乘的Z288次列车运行在怀化至株洲间,他一边给怀化站上车的旅客测量体温,一边组织各车厢进行喷洒消毒。一直忙碌到休息时,他才有余暇打开手机看爱人发来的信息。里面是女儿辰辰画的一幅画,她语音留言道:“爸爸,这是送给你的礼物。”画里戴口罩的小女孩在认真洗手,有几个表情凶狠的冠状病毒飘在空中,还有一名身穿战袍的将军拿着针筒。潘剑又高兴又欣慰,马上语音回复:“谢谢宝贝,爸爸打完怪兽就回来啦!”

  “这个是爸爸拿着针筒去打病毒怪兽呢!我不会画你的制服,但爸爸是我心中的大英雄,所以我把你画成古代的将军。你和叔叔阿姨坚守岗位,我在家听妈妈的话,好好学习。等你回来,咱们就可以出门去看彩虹了。”潘剑听着辰辰的留言,一遍一遍看着她的画,阵阵暖流流入心田。

  妈妈,我想你了

  我叫李一然,是振兴二小五年级的学生。假期里,在距离沈阳48公里的抚顺,我和姥姥待在一起。为了让我开心,姥姥会带着我一起玩亲子游戏。

  可是,我却很想远在沈阳的爸爸妈妈。我的爸爸叫李华,是沈阳客运段调度指挥中心的一名调度员。我的妈妈叫陈岩,是沈阳客运段客运一队K54次三组的车长。

  这天,妈妈又出乘了。出乘前,妈妈跟我和姥姥视频报了平安。看见妈妈的兜里鼓鼓的,我就问:“妈妈,你是不是带零食了?”妈妈却拿出来一沓口罩。原来,在上次乘务中,妈妈看到一位老爷爷乘坐火车时没有戴口罩,她把自己包里仅剩的口罩给了老爷爷,妈妈说这一次乘务要带更多的口罩去上班,尽自己所能把口罩分给需要的旅客。

  跟妈妈聊天的时间很短暂,却很开心。可是开心过后,我突然觉得很委屈,为什么现在人人都说外面很危险,妈妈还要出门去?为什么别的小伙伴都有父母在家里陪伴,而我没有……这些委屈,我不敢告诉妈妈,怕妈妈工作时会分心,所以,只能悄悄地说给姥姥听,姥姥听我说着,眼角闪出泪花……

  妈妈终于下班了,她给我发来视频,却说:“一然,你这段时间在姥姥家要乖,好好听话,我这段时间就不能去见你了,妈妈需要自我隔离一段时间。”原来,妈妈从火车上工作回来,害怕自己身上携带病毒,所以,她才提前把我安排在姥姥家,这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我。

  我乖乖点了点头,可是,我想妈妈了。于是,画了一幅画给妈妈,我想告诉她:妈妈,你是我心中的天使。

  我的爸爸是超人

  “我爸爸是个大英雄,他在火车上与‘病毒’大坏蛋战斗呢。” 8岁小男孩宁浩然,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,只能把思念写在日记里,画在画纸上。他还很懂事地安慰自己的妈妈:“爸爸虽然不能像过去那样陪着我玩,但我知道有更多的人,等着他照顾呢……”

  宁浩然的爸爸宁乐,是呼和浩特客运段西宁车队的列车员。疫情发生后,宁乐所值乘的列车暂时停运。而此时,南宁车队所值乘的包头到南宁的Z338/5次列车,由于途经武汉,先后有三个班组人员在退乘后被隔离观察。呼和浩特客运段立即成立青年突击队,招募志愿者顶岗替班。宁乐第一时间向段里请战:“我身体好,抵抗力强,要求加入南宁车队。再说,段里给列车员配发了全套的防护装备,只要加强消毒,没问题。”

  2月3日,宁乐与家人告别,参战南宁车队乘务班组,踏上出征战疫旅途。一路上,宁乐严格按照段里制定的消毒制度,对车门扶手、洗面间、窗框、小桌、卧铺围栏等旅客易触及的地方,不间断地进行消杀,认真做好每一名旅客体温测量和旅途信息填报,确保每一名旅客安全出行。

  为了妻儿的健康,每次退乘休班后,宁乐都不见家人,自我隔离。

  见不到爸爸,宁浩然就在日记里写下对爸爸的思念:我已经有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。我想爸爸陪我去赛汉塔拉去骑自行车,我还想吃爸爸做的焖面……爸爸与病毒战斗,爸爸带着他做游戏,宁浩然画的一张张美丽图画,订成了厚厚一摞。他想告诉爸爸:“春天到了,爸爸早点回家,陪我一起去放风筝!”

  疫情防控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

  奋战疫线的铁路人

  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工作上

  陪伴家人的时间变得更少

  阖家团圆的时刻

  危难紧急的时候

  他们依然默默守护所有的旅途

  供稿:李蓉 袁旭冉 韩庆潇 陈明 杨波 郭薇娜 李苑 张力 傅世忠 刘宝林

 

【编辑:王诗尧】

社会新闻精选: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15:26:35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13:57:49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13:20:45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12:29:03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10:30:59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08:15:03

  • 2020年02月28日 07:41:29

  • 2020年02月27日 22:52:00

  • 2020年02月27日 21:46:02

  • 2020年02月27日 21:02:47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akaselect.com